<small id="5d9zm"><optgroup id="5d9zm"></optgroup></small>
<small id="5d9zm"><dfn id="5d9zm"><menu id="5d9zm"></menu></dfn></small>

    <tbody id="5d9zm"><table id="5d9zm"><thead id="5d9zm"></thead></table></tbody>
    <mark id="5d9zm"><var id="5d9zm"></var></mark>

  • <menuitem id="5d9zm"><tt id="5d9zm"></tt></menuitem>
  • <mark id="5d9zm"><delect id="5d9zm"></delect></mark>

      <tbody id="5d9zm"></tbody>

      歡迎訪問安徽省地質礦產勘查局327地質隊網站!
      您當前所在位置:網站首頁 > 地礦文化 > 職工文苑

      我隊參加省地礦局開展的建黨百年主題作品征集活動——文學類(二)

      發布時間:2021-10-19 11:04:09 信息作者:周英 訪問次數:40 字體大小:

      前   言

      在省地礦局開展的建黨百年主題作品征集活動中,我隊廣大干部職工積極響應,共征集51篇(幅)各類作品,其中13篇(幅)作品分別獲得征文類、書法類、繪畫類、攝影類有關獎項,同時我隊獲得優秀組織獎。

      經過專家評審,我隊職工蘇延根的《輕叩大地》、何銅陵《黨員師傅》獲得征文類一等獎;馬銘的《勞動者之歌》獲得攝影類一等獎。同時,征文類作品中,王榮耀的《難忘崢嶸歲月 更創似錦前程》獲得二等獎,武文杰的《爺爺的故事》獲得三等獎;書法類作品,劉建龍的《古詩一首》獲得二等獎,戚敏的《古詩一首》獲得三等獎;繪畫類作品,朱暢的《青春向黨深耕地質》、何鋼蘭的《萬古同春》獲得三等獎;攝影類作品,馬銘的《綻放在工地上的花朵》獲得二等獎,王榮耀推薦的《合影》《女徒弟》以及彭婧的《切磋》獲得三等獎。

      隊網將分門別類展示我隊參加該活動選送的作品,以饗讀者。已經在隊網刊載的作品,不做重復展示。

      2021年10月

      黨員師傅

      今年清明前夕,我突然接到宋師傅大兒子從廬城打來的電話,沉重地告知其父病逝的噩耗,并委托我聯系省紅十字會遺體捐獻中心……我當時哭癱,久久蹲在地上,這輩子最對不起的人就是師傅啊!

      我總弄不明白,師傅老宋在每個星期天就會失蹤,回來時顯得神神秘秘的,一會兒笑容兮兮,一會兒又愁云滿布。我問他,他就吱吱唔唔地說:“上……上礬山鎮子了……”這里的鄉鎮離我們地質勘探隊駐地有20公里,若抄捷徑,大部分還是崎嶇不平的山路……鎮子上倒底有什么魔力吸引著師傅?

      師傅老宋,老家在廬江縣磚橋一個幾里旮旯的山村,初中畢業參了軍入了黨,在部隊一次實彈演習時,因搶救戰友而負了傷,后轉業來到地質勘探隊,平時走路還一拐一拐的,說話也有點磕磕巴巴的;他還負責保管著金剛石鉆頭,那是昂貴的鉆進工具,他平時將其鎖在小木箱里,上機臺時就小心提著,真比老婆還珍貴哩。我是從地質學校分到野外隊工作的,那時心里總憋著濁氣,常沒大沒小地調侃師傅,一直叫他“老悶屁”,好像他沒大號似的;他也不跟我起急,總是指著胸前的“共產黨員”徽章,笑笑,也不言語;我知道,他為此顯得與眾不同,心里美氣著哩……而師傅呢,平時就是個悶葫蘆,有人在場,想放屁都夾著,再跑到門口一放。我家住省城,父親是機關干部,按說應該有教養,可當時我硬是不開竅,養尊處優,指手畫腳,習慣支使師傅團團轉。有位工友曾當面叱責我,讓我尊重一下老同志;我偏不服,揮拳打去,打碎了他半個門牙……至今想來我仍愧疚不已。有一回,新談的小女友要來山野玩耍,我卻叫師傅上山采花弄草,說是要美化宿舍,弄個溫馨的愛巢。當時,我拍著師傅的肩膀頭問,懂得浪漫啵?師傅憨厚地搖搖頭。那就學著點吧,人沒浪漫就算白活一遭。師傅又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后來,我聽工友說,師傅那夜被我晾在外邊,凍的夠嗆,后半夜忍不住鉆進鄉村草垛里“通腿”取暖……雞叫三遍時,實在忍不住冷,就索性繞著曬谷場跑將起來……

      過了幾天,師傅的大兒子打來電話,哭著說,媽媽干活時又暈倒了,讓他趕快回老家瞧瞧……我曾見過師娘,蒼白且單薄,走進風中就刮倒了;師傅卻說,相親時妻子白白胖胖的,結婚后侍奉公婆,照料兒女,還要耕作幾畝地,硬是累出了毛病,前些年就患了腎炎,如今上醫院檢查,確診為尿毒癥……師傅回到家,不敢抬頭看妻子,他知道妻子心里有太多艾怨,就是隱忍著不說出來;聚少離多的生活,僅就給她的生理安撫都屈指可數;師傅想到這,轉身沖進大雨中,喘著粗氣,雙拳不停地捶著腦瓜子……事后,師傅曾對工友們說起此事,大伙都挺同情他的,全機臺的人都或多或少捐了錢……我那時正談著戀愛,囊中經常羞澀,就沒表示什么……師傅為此情緒低落,逢人就講,唉,別說捐了,自己的徒弟連借都不肯借,說要給女朋友買求婚鉆戒,你們說說看,我老宋是借錢不還的人嘛?其實有點冤枉,我平時大手大腳慣了,那陣子真的捉襟見肘呀。

      師傅似乎明白,單憑他那點工資,想攢夠40萬的腎臟移植手術費,近乎天方夜譚,何況等待腎源也是遙遙無期的……他平生頭回跪在地上,淚涕交集地懇求醫生,說自己能夠做到的,就是把一顆還算健康鮮活的腎臟取出來,奉獻給妻子;他更清楚,妻子活著,家就在,幸福就在……你還別說,好人自有天命,萬分之一的配型率,竟讓他撞上了;當配型成功時,師傅咧著嘴,像孩童般笑了,隨即又流淚了……

      臨手術前,師傅笨拙地摟著妻子,把兒子下載的歌,用手機放給她聽——“我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直到我們老的哪兒也去不了/我還依然把你/當成手心里的寶……”

      在省城醫院,移植手術非常成功,面對前來采訪的記者和眾多鏡頭,師傅笑著,竟頭次流利且硬氣地說,我沒有城市男人有錢,更不懂得什么浪漫,我能夠做到的,只能把身體的“零部件”拿出來,給我最重要的人;等到我死了,遺體就捐獻出去,供醫療解剖之用,我已在志愿書上簽過名了……

      當時我看到報道后,卻對工友說,師傅說的話肯定是記者編的。不過,對師傅的這種“男子漢行為”,竟頭一回在心里佩服有加,豎大拇指夸他挺“有種”的……那段時間,我卻垂頭喪氣,懊悔不已,小女友嫌鉆戒克拉少,就與我拜拜了,也沒有退還定情物;我更想不通的是,浪漫怎么會是以“克拉”衡量的……

      那天,我接到師傅從醫院打來的電話,他讓我幫忙打開床底的小木箱,里面有他的醫保卡,讓我取出給他寄去。當我打開小木箱時驚呆了,盡是一張張未中獎的福彩彩票,每張一注兩元……

      霎時,我眼眶濕潤了,終于明白師傅為何每周不辭辛苦地去小鎮,他分明是揣著一份急切的期盼和灼熱的愛啊……他多么希望早日獲得幸運之財來拯救需要疼愛的妻子啊!

      (何銅陵)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优发官方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