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5d9zm"><optgroup id="5d9zm"></optgroup></small>
<small id="5d9zm"><dfn id="5d9zm"><menu id="5d9zm"></menu></dfn></small>

    <tbody id="5d9zm"><table id="5d9zm"><thead id="5d9zm"></thead></table></tbody>
    <mark id="5d9zm"><var id="5d9zm"></var></mark>

  • <menuitem id="5d9zm"><tt id="5d9zm"></tt></menuitem>
  • <mark id="5d9zm"><delect id="5d9zm"></delect></mark>

      <tbody id="5d9zm"></tbody>

      歡迎訪問安徽省地質礦產勘查局327地質隊網站!
      您當前所在位置:網站首頁 > 地礦文化 > 職工文苑

      我隊參加省地礦局開展的建黨百年主題作品征集活動——文學類(三)

      發布時間:2021-10-19 11:37:22 信息作者:周英 訪問次數:39 字體大小:

      前   言

      在省地礦局開展的建黨百年主題作品征集活動中,我隊廣大干部職工積極響應,共征集51篇(幅)各類作品,其中13篇(幅)作品分別獲得征文類、書法類、繪畫類、攝影類有關獎項,同時我隊獲得優秀組織獎。

      經過專家評審,我隊職工蘇延根的《輕叩大地》、何銅陵《黨員師傅》獲得征文類一等獎;馬銘的《勞動者之歌》獲得攝影類一等獎。同時,征文類作品中,王榮耀的《難忘崢嶸歲月 更創似錦前程》獲得二等獎,武文杰的《爺爺的故事》獲得三等獎;書法類作品,劉建龍的《古詩一首》獲得二等獎,戚敏的《古詩一首》獲得三等獎;繪畫類作品,朱暢的《青春向黨深耕地質》、何鋼蘭的《萬古同春》獲得三等獎;攝影類作品,馬銘的《綻放在工地上的花朵》獲得二等獎,王榮耀推薦的《合影》《女徒弟》以及彭婧的《切磋》獲得三等獎。

      隊網將分門別類展示我隊參加該活動選送的作品,以饗讀者。已經在隊網刊載的作品,不做重復展示。

      2021年10月

      爺爺的故事

      ——寫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之際

      我出生在一個“地質世家”,從爺爺那輩開始,父母、家中親戚大多在地礦系統工作,從小我就知道我的爺爺武忠信是名老一輩地質工作者。1975年爺爺在我父親剛上初中時就因病過世了,加上爺爺工作忙,很少能照顧到家里,因此父親對爺爺的記憶也很模糊,很少提起往事。聽家里人說爺爺生前話不多,工作忙碌之余寫了一本筆記,或者說是回憶錄,回顧了自己的一生,這本回憶錄一直放在爺爺的長子,也就是我的大伯武長峰家保存。去年,已經70歲的大伯把裝有爺爺生前資料的文件袋鄭重地交給了我,因我是爺爺唯一的孫子,應該有種“傳承”的意思。打開文件袋,就是那本厚重的爺爺六十年前書寫的回憶錄,其中夾著一些老照片、老文件,摸著泛黃的紙頁,細細讀來,我的眼眶一直濕潤著:這是爺爺的一生,一段老一輩共產黨員、地質工作者的奮斗史。

      武文杰爺爺的故事圖片1.jpg

      我的一生  寫始于一九六一年

      吾的革命一生是在六一年(寫)始于蕪機廠(蕪湖探礦機械廠),有暇記憶隨筆這漫長的歲月----自我出世即始于1927年,非精專有系統的論述,僅系連續自感有必要的書寫,必定亂也。

      此文并無刻意,其中有很多艱苦生活的書寫,或童年養育的實例,可供后生借鑒;并聞知前輩的苦難,思量后者的前程,必須具有正確的素養。

       忠信

      武文杰爺爺的故事圖片2.jpg

      爺爺從自己的出生地當時的山東省海陽縣寫起,爺爺1927年出生在那兒叫周格莊的村落一個貧寒的老農家里,回憶起往事爺爺寫得細膩而飽含自己的情感,有按照時間軸的梳理,也有一個個在童年、青年的小故事:童年的發奮攻讀、對于辛勤勞動的理解、小時候的革命教育、對侵華日軍的仇恨......1944年,抗日戰爭時期,爺爺在膠東兵工廠參加了工作。1946年,19歲的爺爺在當時的山東招遠縣玲瓏金礦硫酸部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在1947年國民黨部隊進攻膠東的時候,情況緊急,爺爺還擔任過保衛金礦警衛大隊的“政治交通員”。為了追隨爺爺,奶奶不顧公婆的反對,從海陽縣老家步行四天三夜走到招遠縣。因為當時入黨是秘密的,結婚時,爺爺和奶奶互相都不知道對方是共產黨員。以前奶奶總操著濃重的山東口音對我說:“俺那會入黨是在老家的山洞里宣誓的,都沒告訴俺爹俺媽,俺和你爺爺結婚以后,你爺爺說他是共產黨員,俺說俺也是,而且還比你早入黨,你爺爺還不信呢。”講到這奶奶的話語里總有著喜悅和自豪。

      武文杰爺爺的故事圖片3.jpg

      爺爺對入黨時的回憶

      武文杰爺爺對入黨時的回憶圖片4.jpg

      爺爺對入黨時的回憶

      爺爺在回憶錄中寫到了“獻金立功”運動,解放戰爭時期,當時的戰后根據地的經濟特別困難,爺爺在玲瓏金礦的工資除了必須的花銷外,本來全部寄回家中。為了響應黨的號召,每月獻出自己的部分薪金,支援前方打仗,還榮獲了“獻金立功”一等功和二等功。 1953年,隨著生產任務的不斷變化,機構也隨著變化,原來生產黃金的單位改編為地質勘探工作,劃歸中央化工部領導,成立了化工資源勘探大隊。到1954年初,化工隊分為兩個大隊,分別遷居廣東英德、馬鞍山向山,這是一個翻天覆地的大變化,爺爺就是建國初期這批遷徙南下馬鞍山的老一輩地礦人之一。

      武文杰爺爺對遷徙南下馬鞍山的回憶圖片5.jpg

      爺爺對遷徙南下馬鞍山的回憶

      爺爺來到安徽的第一站便是中央化工局三四二勘探大隊,從事勘查工作。在隨后的幾年,又經歷了中央地質局南京勘探公司、八〇四地質隊、皖東南地質隊(蕪湖專區地質分局),頻繁的工作調動,幾乎每隔二至三年,就要換一個新的工作崗位,面臨新的困難和挑戰。1958年,31歲的爺爺被任命為皖東南地質隊黨委副書記,當時的主要任務不僅要快速找到鐵、銅、煤礦,而且要以土法、洋法大煉鋼鐵,當時的各種物資又十分緊缺,任務又艱巨,爺爺和同事們不分晝夜坐鎮,廢寢忘食地親自參加勞動,甚至會在一線幫忙,給技術人員當起雜工。爺爺在回憶錄中寫道“肺病難受,但總是躺不住,只有工作,堅持勞動,所患的病癥很快就被擠掉了,當然藥是要吃的,就是不習慣躺下來。”

      武文杰爺爺為1959年單位先進工作者頒獎時題字圖片6.jpg

      爺爺為1959年單位先進工作者頒獎時題字

      爺爺在其間接來了山東的父母,一家人其樂融融。但是因“鋼鐵上馬”以后所帶來的困難是煤炭不足,因此就不得不加快煤田的勘探和煤的開采,并且以專區分局來領導各地質隊也不方便,因此機構需要重新變更,加強煤田勘探的力量。1959年省局決定讓爺爺離開蕪湖,去宣城縣擔任煤田勘探重點隊的黨委書記,即組成322地質隊。爺爺在回憶錄中描繪了當時復雜的心情:負責主持組建一個新隊,任務光榮而艱巨,但是十幾年未盡孝道的父母從膠東老家跋山涉水剛過來就要分開,心情總有些不愉快,從他內心說是艱難的,但作為一名共產黨員,為了黨的事業,為了國家建設,爺爺毅然選擇個人利益服從黨的利益。

      武文杰圖片7.jpg武文杰圖片8.jpg

      爺爺對組建322地質隊的回憶

      武文杰圖片9.jpg

      1960年組建322地質隊的通知

      在物資緊缺的年代,新建一個地質隊的困難程度可想而知,爺爺每到一處總是嘔心瀝血,廢寢忘食地帶領大家一塊干,他的座右銘是“干部,先干一步”。據老一輩地質隊的同事直到現在還回憶我爺爺,他們說,在建隊初期,爺爺每天工作到很晚,總是最后一個進食堂吃飯的人,那會菜都涼了,就隨便挖點剩菜湯拌拌飯對付;中午大家都休息了,而爺爺卻無法入睡,一個人在工地上拆下木模上的釘子、錘直、以備再用,有幾次外單位的人來,不知究竟,還以為爺爺是一個正在接受“改造”的人。

      在付出心血,單位逐步走上欣欣向榮的時候,局黨委又安排爺爺去處于發展困難時期的蕪湖探礦機械廠就職,擔任黨委書記兼廠長。在開會時,省局滕野翔同志常笑著說:“我們省局的同志都說武忠信是‘救火隊長’,哪里最艱苦、最困難,非得忠信同志去不可。”

      而后的幾年,爺爺又作為黨委書記負責主持新建了312地質隊(太湖縣)、區域地質調查隊(巢湖市)。

      爺爺把一生都獻給了地質工作,無論在什么時候都是忠于職守,勤懇工作,每一次的工作調動,都面臨著和家人的分別。奶奶作為他的妻子,一名共產黨員,從來沒有過一句怨言,默默的在身后支持著爺爺:孝敬老人、撫養幾個孩子長大。聽奶奶回憶,每次爺爺去省局開會,很少用單位的小車,大部分是坐長途汽車往返,經常清晨五點奶奶騎自行車把爺爺送到汽車站趕車。有次爺爺外出開會,回家的時候原本干干凈凈的衣服變成從頭到腳一身的黑灰,奶奶問爺爺怎么回來的,爺爺說他跟著拉煤的車回來的,每當說到此,奶奶總是笑得像個孩子。

      武文杰圖片10.jpg

      1964年爺爺在北京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學習與毛主席等黨和國家領導人合影

      在此期間爺爺還完成了一件特別的使命,在北京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學習后,1965年,當時的地質部選派38歲的爺爺赴越南進行3年多的地質援助工作,任中國駐越南地質辦公室黨委副書記。

      當年7月,由10個省市抽調的360人組成的援越工程地質勘探隊(一個辦公室、四個隊),帶著中國人民的委托來到了越南北部,履行國際主義義務。當時的環境尤其惡劣,大多數援越地質工作者是第一次出國,即有敵機的轟炸威脅,又有當時氣候炎熱、潮濕多雨各種自然因素和因交通不便物資供應不足所帶來的困難。爺爺在回憶錄里描寫“在敵機活動頻繁區工作,為了保住井內不出事故,領導們帶領同事們堅持提鉆,提完鉆具才隱蔽,當遇敵機投下炸彈,來不及進防空洞,只能就地臥倒,當敵機走后,再從地下爬起來,檢查機器,繼續投入工作。”“在援越四〇四隊要執行工作任務時,需要用人力搬運近四噸重的勘探設備和生活物資,翻越2000多米的黃連山。”“250公斤的柴油機,原本八個人抬,在艱難的路上變成四個人,過獨木橋,四個人抬不走,就兩個人抬。”即便如此,在因雨季洪水阻攔,生活物資供應中斷的情況下,援越隊也沒有向越方伸手張口,而寧愿每天吃野菜、稀飯,堅決完成任務。在勘探中,需要占用群眾的幾分地,損壞一些青苗時,也盡量少占地,或把青苗移植。援越地質隊員們在當地和老鄉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工作之余還幫助老鄉插秧、收割、修理農具,搶救危重病人......援越四〇一隊還在偏僻的山溝里種出了山東大西瓜,看到這,我相信爺爺那時候書寫時的嘴角是上揚的。

      援越的三年多里,奶奶一個人扛起了家庭的重擔,因信件來往困難,奶奶一直提心吊膽,既擔心爺爺在越南的安全和健康,又要撫養四個孩子長大,而那時我的父親才剛滿三歲。爺爺和奶奶來往的書信總是不約而同的“報喜不報憂”,互相讓對方安心。很多年過去了,一次家庭聚餐時,聊到那三年的時光,奶奶還哽咽地擺擺手說“那幾年太難了”。

      武文杰11.jpg

      爺爺保存的資料中《地質部援越地質工作總結》

      武文杰12.jpg

      武文杰13.png

      武文杰14.jpg

      1965年安徽地質局首任局長滕野翔同志寫給在越南的爺爺和同事們的信件

      1975年,因年輕時在山東玲瓏金礦硫酸部工作時長期的肺部刺激留下了肺病病根,加上后來長年累月的工作勞累,48歲的爺爺被肺癌奪去了生命。

      武文杰15.jpg

      1977年爺爺去世兩周年,我的大伯武長峰寫下了《七律懷念》,寄托著全家人對爺爺的思念

      2019年,奶奶96歲高壽去世,我陪大伯、姑姑、父親送奶奶的骨灰從合肥回山東海陽老家與爺爺合葬:爺爺等了奶奶44年,奶奶也思念了爺爺44年。

      爺爺一生總是教育子女要老老實實做人,踏踏實實做事,他話雖不多,卻用所作所為默默影響著大家。大伯和父親一直銘記著爺爺的教誨,在年輕時都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在各自的崗位上默默努力著,父親還在1997年帶領樁基班組榮獲了全國總工會頒發的“全國五一勞動獎狀先進班組”。我參加工作后也接過了父親手中爺爺的“接力棒”,光榮地成為了一名一線地質技術工作者,并將在今年7月參加“省直機關工委黨校黨員發展對象培訓班”。

      今年是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繼承發揚“三光榮”精神,相信這是每一個安徽地礦人為建黨百年獻上的最好的禮物。

      (327地質隊  武文杰)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优发官方登录